电话:13485538018
关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敦煌资讯

数字藏经洞,1秒隔空对话万件文物!于敦煌,究竟是增光添彩还是噱头满满?

来源:人民旅游 时间:2022-06-23 作者:敦煌人才网 浏览量:

“没去过敦煌,就别提诗和远方。”

敦煌虽好,但敦煌莫高窟中有相当一部分文物流失到了世界各地,不但游客无缘一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研究者想要研究也是困难重重。

在数字世界里,梦可以大胆做一做。

为了让人们看到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当年藏书万卷的盛况,还原部分出土文物的原貌和它们背后的故事,“数字藏经洞”应运而生。

如果敦煌莫高窟有一个大门

那无疑就是藏经洞

敦煌位于甘肃省最西端,是丝绸之路上繁荣的国际都会之一。

从汉代经魏晋南北朝到隋唐五代,由于通过陆上丝绸之路的中西交往比较频繁,这里曾汇聚了东西方的多种文化,使敦煌蜚声遐迩。

敦煌艺术繁复华美,敦煌文化博大精深,敦煌历史源远流长,在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你来到敦煌莫高窟,面对700多个洞窟、2000多身彩塑、45000多平方米的壁画,跨越前秦到蒙元上千年的时间,该从哪里开始了解敦煌莫高窟?

如果敦煌莫高窟有一个大门,那无疑就是藏经洞。

1900年5月26日,道士王圆箓在莫高窟清理积沙时,意外打开一个石窟,发现里面堆满了文书、经卷、绢画等文物。

后来经研究发现,这些文物是公元4世纪到公元11世纪留下的珍贵文献,数量多达6万余件,涵盖汉文、梵文、于阗文、粟特文、回鹘文等多种文字,世称“敦煌遗书”。

通过敦煌遗书,从前秦到元代的很多历史秘密和悬案,都有可能得到破解。因此,藏经洞也被称为“打开中古历史的钥匙”。

通过手机

一秒钟抵达敦煌莫高窟

曾经堆满文物的藏经洞,将被1:1还原到你的手机上!

敦煌藏经洞中的万卷藏书、精致的壁画,在数字世界里重生。

数字藏经洞,1秒隔空对话万件文物!于<a href=敦煌,究竟是增光添彩还是噱头满满?" class="syl-page-img"/>


(来源:腾讯游戏)

数字藏经洞通过激光扫描、照片重建技术,让文物细节有着毫米级精度的还原,更好地呈现了文物里的宝贵信息,达到可以拿着放大镜看的程度,仿佛一键穿越,与万件文物“隔空对话”。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解读说,数字藏经洞可以理解为一个小宇宙,也是一个升级版的线上博物馆。

在时间上,它能够一窥敦煌上千年的历史;在空间上,敦煌是丝绸之路的交会点,藏经洞里保存了多种文化的珍贵文献。

数字藏经洞与一般博物馆不同的是,它不再是简单地陈列、扫码看简介,而是“基于游戏技术等前沿科技去提供一种不一样的展陈秩序,不一定是以空间为基础的,有可能是以一种超时空的链接方式”。

官方虚拟人伽瑶

带你领略数字藏经洞

飘然、灵动、可爱……敦煌莫高窟官方虚拟人伽瑶,作为首位数字敦煌文化大使,一经亮相便深受大家喜爱。

数字藏经洞,1秒隔空对话万件文物!于<a href=敦煌,究竟是增光添彩还是噱头满满?" class="syl-page-img"/>


(来源:腾讯游戏)

伽瑶原型来自敦煌莫高窟壁画中声音婉转如歌的神鸟“迦陵频伽”,服饰设计灵感源于《都督夫人礼佛图》中的佛窟供养人形象,又精细打磨了布料暗纹、材质甚至毛发鬓角,增添了古典气韵。

伽瑶将担任云游敦煌的首位数字讲解员,给大家讲解数字藏经洞,随时随地跟线上游客交流。

从公元366年开凿莫高窟,到敦煌莫高窟官方虚拟人伽瑶的出现,1600多年过去了。敦煌的文化使者,也从第一代筚路蓝缕的敦煌学者,变成了从壁画上跳下来的虚拟人。

第一件数字化呈现的文物

国家一级文物

敦研001《归义军衙府酒破历》

狭窄的敦煌藏经洞本是高僧洪辩的禅窟,里面不仅藏着佛经,社会、政治、军事、文化、艺术、科技、美术、医药都包含其中,甚至连小学生的作业本都有。

被誉为“中世纪的百科全书”的《归义军衙府酒破历》,将是第一件数字化呈现的文物。

入破历是敦煌文书的一种,入即进账,破即花销,入破历就相当于记账本。

归义军是唐朝末年、五代十国直到宋朝初年,以河西地区敦煌为中心的一个政权。

所以,《归义军衙府酒破历》就是一卷1000多年前,敦煌本地政府公务用酒的“流水账”。

它包含了从北宋乾德二年4月9日至10月16日里,共213笔支出,其中不仅记载了敦煌政府与周边各国的外交活动,还记载了节假日欢庆活动,礼仪大典的祭祀用酒等。

从中可以发现,北宋时期敦煌当地军民用酒量之大,充分说明了当时敦煌粮食、水源丰足,与酒有关的宴会、祭祀、节日活动也十分丰富。

数字藏经洞,1秒隔空对话万件文物!于<a href=敦煌,究竟是增光添彩还是噱头满满?" class="syl-page-img"/>


《归义军衙府酒破历》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张《归义军衙府酒破历》被一分为三,首段得以留存故里,尾段因当时的守护不全而流亡法国,中间段几经辗转流散日本。

这被“五马分尸”的敦煌文物本是很难重聚了,但在1997年,日本书法家青山杉雨的儿子青山庆示,将尾段捐赠回了敦煌

《归义军衙府酒破历》仅仅是一份敦煌文献隐含的历史世界,敦煌遗书总共有6万多件,数字化复现之后,那些被风沙掩盖的历史,被时间遗忘的生活,都有可能得到重现。

在未来的敦煌数字藏经洞中,人们在伽瑶的带领下,以《归义军衙府酒破历》为线索,可以在里面沉浸式地和历史人物化作的NPC互动、体验藏经洞从洞窟开凿、室藏万卷到惊现于世、文物流散的整个历史脉络,通过有趣的游戏互动体验设计,进一步了解敦煌文化。

以数字形式让文物“活起来”

敦煌数字藏经洞的核心是数字文保。对于藏品的数字保护和信息留存,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长刘曙光此前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曾说过,任何一种文物最终都是要灭失的,数字化可以让藏品摆脱物质形态的束缚,在数字环境下得到永生。

数字藏经洞,1秒隔空对话万件文物!于<a href=敦煌,究竟是增光添彩还是噱头满满?" class="syl-page-img"/>


当下,用数字技术为文保赋能已经成为文物保护的重要手段。重建场景、沉浸式观展、云游体验等数字化技术的加入,通过生动多样的形式实现了让文物“说话”。

不过,对于数字技术在文博领域的应用,刘曙光也强调了两点:一是博物馆要进一步增强开放意识,更多地采取合作、协作的形式,向科学研究机构和人员,向文化创意机构和人员开放博物馆藏品资源信息,为更多的科研、科技和创意机构利用博物馆藏品资源开发、制作文化产品提供便利。要加快博物馆数字资源的社会化和公开化进程,不能是原来把文物或藏品锁在库房里边,在数字化之后又把数据锁在数据库里面。二是有关科技机构和创意单位要深入了解博物馆藏品及其实际工作定位需求,以实用、适用为原则开展数据采集和产品制作,可以适当超前,但绝不能以技术凌驾内容,搞一些光怪陆离的噱头。

他强调,尤其要注意遵循博物馆展示业务的规律,采用“博物馆的方式”来展示数字作品。要用数字的技术提供观赏珍贵文物的体验,而不纯粹是单纯的数字体验。

刘曙光认为,不管是多么先进的博物馆数字产品,它的基础还是博物馆的实物,表现的也仍然是博物馆藏品的形态和价值。所以,无论如何,这个根本不能动摇。

数字藏品的发展能够为旅游业带来哪些变化?腾讯文旅产业研究院秘书长孙晖对《民生周刊》记者表示:“数字藏品作为文创新形态,营销新方式,在弘扬优秀文化,触达目标人群,助力IP变现,赋能文旅实体经济和场景应用中可发挥持续价值。”

在未来,数字藏经洞也许将成为打开敦煌文物世界的重要窗口,让喜爱敦煌莫高窟的人们,可以宛如身临其境般去感受敦煌文化的浩瀚之美,通过指尖穿越时空、走进历史、感悟历史。

数字藏经洞

能不能满足你一窥究竟的好奇心

留言告诉我们吧!

参考资料:

人民日报《科技助力,文物“活起来”》

民生周刊《对待文物,要有“敬畏心”》

国家宝藏系列之《归义军衙府酒破历》

赵声良《敦煌石窟艺术史》


分享到:
客服服务热线
13485538018
24小时服务
关于我们
产品与服务
收费与推广
网站特色
咨询反馈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叁肆科技 皖ICP备20008326号-15

地址:甘肃省酒泉市敦煌市莫高镇 EMAIL:qlwl@foxmail.com

Powered by PHPYun.

用微信扫一扫